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他和她们的群星 > 第四百三十五章 我的仇人到处都是
听书 - 他和她们的群星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四百三十五章 我的仇人到处都是

他和她们的群星 | 作者:流血的星辰a| 2021-02-23 14:37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,他和她们的群星

毕竟是布伦希尔特女王在成年之后举办的第一次宴会,在帝国的社交界还是很有话题性的。于是,陆续参加此次宴会的各路宾客便达到了小十万人,而这其中只有十分之一是得到了正式请柬的。

如果是在母星时代,举办一个十万人参加的高档酒会,几乎是难以想象的,不过这种事情倒是轮不到余连来操心。反正这里是帝国,他们的统治阶层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典雅、高尚的调调,热爱在觥筹交错中酝酿统治宇宙的阴谋,如此一来,对举办宴会的经验,自然也是得心应手的。

能够来参加宴会的宾客,不管有没有正式请柬,至少应该都对自己的社会地位有一定的信心。然而,他们大部分都是要从正面的码头,也就是“白树宫”的树根位置下船,通过门口的安检才能进入的。而像余连和齐先生这样,获准从白树宫的“树腰”私人游艇码头下船,直接进入宴会大厅的,自然都是精英阶层中的精英了。

别的不敢说,这种人的消息,自然是相当灵通的。

这大概就是余连刚刚下船就被万众人行注目礼的原因了吧。

还是那句话,“大丈夫当如是”嘛!

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哦,对了,男人至死都是少年!衍生下来就是,男人至死都是中二病。面对敌人的千夫所指,要是连享受都不会,一定不是一个合格的中二病。

于是乎,余连便调整了一下表情和姿势,和齐先生勾着肩搭着背。两个加起来快要有一百岁的家伙,用在场衣冠楚楚的达官贵人们谁也模仿不了的六亲不认的步伐,大摇大摆地穿过了玄关。

看他们的步子,当然一点都不像是来参加高尚酒会的,更像是两个整完了烧烤夜啤酒的油腻大叔。

“你看这些装模作样的贵族中,还有如我们这般潇洒不羁的人吗?”余连对齐先生道。

齐先生却摇头道:“如果你真的如此在意周围人的看法,那一定是这四个字无缘的。”

余连微微一怔,觉得在这里居然也要被教育是真的没有想到的,便无奈地道:“那么,现在这是……”

“因为我每次被邀请来参加宴会的时候,也都是这样的。我自己的感觉舒服最重要。”他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道。

这就是境界吧。余连想,如果宇宙之灵给这位先生灵能者的因子,银河中至少便又会多上一个高环的圣者了。

“不过,从宴会礼仪上说,我的所作所为是当得起一个失格的。可那又如何呢?这个世界的底色其实还是很现实主义的。是失礼还是不羁,从来不是因为其余人的眼光,而只取决于你自己的地位嘛。这就是我想要告诉你的了。”

余连表示自己实在是太懂不过了,不顿时便咧嘴笑开了花,继续和齐先生一起沿着穹顶的交通桥迈向了远处的大厅侧门。不过,在即将进入大厅的时候,余连的视线,却突然捕捉到了旁边一个泊位上刚刚停好的游艇。

游艇的门开了。一对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女,正搀扶着一位上了些年纪的老贵族,慢吞吞地从门口走了下来。

不过,交通艇能够停在离门边这么近的泊位上,说明这几人的地位很高。至少,应该是比齐先生这位共同体大使的地位要高的。不过,有一说一,这并不是举办方失礼,有意给齐先生这位宇宙级的大文豪难堪,而是由帝国繁琐的宫廷典章和礼仪制度决定的。

那位老贵族倒是平平无奇,算是在这里随处可见的高等贵族。不过,那对青年男女倒是有点意思。

女性应该才二十出头的样子,虽然正直女子最好的年华,但却穿着一身过于素雅老气的礼服,白皙的脸蛋上挂着一种楚楚可怜的娇弱气质,眼神显得有些麻木。于是,那双本应该很有韵味的银眸,顿时就只剩下余烬一样的底色了。

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说,那就是一个丧,而且丧得都快要凝成实质了。

余连怀疑,如果不是来参加人家的宴会,那姑娘搞不好真的会穿一身黑色丧服的出现呢。

……不过,能丧得那么有存在感的,应该是个灵能者吧。

至于那个青年男子,大概比女子年长个三四岁的样子,体格健壮,气质精悍,堂皇大气。余连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远比常人澎湃得多的生命力,同样也是一位灵能者。

余连能看出这两人的轮廓眉眼还是有几分相似,所以兄妹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

贵族出生,灵能者,那十有八九是一位星界骑士了。

有一说一,这种“精英怪”,余连上辈子已经刷到想要吐了,但这辈子也只刷过一次,便忍不住多看了一眼。

“那是?”

余连只是随口一问,但齐先生却也认真地打量了对方一下,似乎也有些疑惑,然后又在那艘游艇的纹章上扫了一眼,眼神顿时多了一丝古怪,拍了拍余连的肩膀:“嗯,应该是默嘉什公爵家吧。”

余连倒是没想到齐先生对纹章学有如此见地,不过再想想好像也不奇怪。毕竟经常能和一群漂亮的贵族阿姨一起学外语,了解纹章学也不奇怪。

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大使,要是连这些也不了解,岂不是成浪费人民税金的薪水小偷了。”齐先生笑道:“另外,偶尔研究一下帝国的纹章学也是不错的。别的不说,至少他们的纹章设计上,还是有很不错的现代工艺美学见地的。”

说到这里,齐先生又停顿了一下,再次叹息了一声,压低了声音道:“这里毕竟是人家举办的宴会,一会你可不能冲动哦。大局为重,你可明白?”

所以我到底要明白什么啊?

齐先生又看了看那位老贵族,又道:“当代的默嘉什公爵,名叫奥森罗四世。三年前,从枢密院大臣的位置上隐退之后,便一直在自家的领地上隐居了。”

余连“哦”了一声,却不明白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。

齐先生忍不住瞪了余连一眼,这才道:“他的孙女夏萝小姐,分别嫁给了两代奥德伽尔侯爵。”

“真会玩啊!不过这也是帝国贵族的基操了……呃,不过这个奥德伽尔侯爵,好像在哪里听到过。”

余连眨巴了一下眼睛,最终在齐先生鄙夷的目光中,从大脑皮层的某条沟壑中挖出了一条好久不用的信息:“您说的奥德伽尔,就是那个奥德伽尔?”

“是的,就是你在远岸星云砍死的那个。”齐先生点头道。

“您可不能乱说话,我国只是在远岸星云剿匪,从来就没有和帝国发生任何冲突。他们也没有,我更不认识奥德伽尔侯爵那么高贵的大人物!”余连认真地解释道。

这个时候,那边默嘉什公爵家的三人组,也终于发现了余连。

他们应该是认出了自己这个大仇人了,脚步明显是停顿了一下。当然,也仅仅只是多看了一眼,便径直离开了。

嗯,表现得非常冷静,不过因为过于冷静了,所以反而有点刻意了。

余连和齐先生对视了一眼,同时开手表示无奈,继续向前。可还没走上几步,余连便感受到了身后急促的脚步声。

既然人家那么急,作为有礼貌有三观的新时代地球大好青年,自然要与人方便了。余连便带着齐先生往旁边让了一下,让开了一条路。

然而,这时候,那脚步声却已经多了一丝恶意,分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什么时代了啊!余连没觉得惊讶,只有一种被震惊到了无语的叹息。他把齐先生又推开了一点点,本人甚至连头都没有回,任由对方撞在了自己身上。

灵能力场的交错在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就分出了胜负。随着一声让人耳晕的Duang的一声响,便见一个身影倒飞了回去。

“啊,发生了什么?”齐先生这才反应了过来,随即顿时便来了精神:“哦,原来灵能者的真实交手,是这么……嗯,爽快的吗?我还以为银河武道大会上打得电闪雷鸣风雷交错的,才是常态啊!”

不,其实两者都是常态,存看当时的情况了。

余连回过头,便看到一个身高大约在两米上下,穿着礼服的凯泰猫人,躺在离自己五米以外的地上,半天爬不起来。

方才小小的骚动,也引发了周围更多的注目礼,以及一阵小小的惊呼。

不过,也就如此而已了。

看样子,帝国贵族们对这种场面已经非常熟悉了。

“这是不是太孩子气了?”余连无奈道。

“确实如此,而且丢脸之极。”回答他的是一个人类青年贵族,大约有三十岁上下的样子。中等个头,有着灰色的眼眸和青铜色的利落短发,板着一张脸,显得非常严肃,甚至有点森然阴沉的感觉。整个人的感觉,就像是一柄藏着怀中的匕首。

“起来!丢人现眼!”贵族青年对还趴在地上的凯泰人低声喝了一声,然后又向齐先生的方向微微鞠了一躬:“真是非常抱歉,齐先生,让您见到了如此丢人的一幕。”

你不是应该向我道歉吗?余连想。

齐先生摆了摆手,却又刺了一句:“不必了,丢脸的是你自己,所以你得向你自己道歉。”

人类贵族没有说话,再次鞠了个躬,他并没有再看余连一眼,便带着悻悻爬起来还揉着腰的凯泰人,快步离开。

“那个凯泰人是鲁伦·猩鬃,凯泰王室的嫡系子弟,现在正在帝国皇家海军大学留学。在凯泰王室子弟中,他和查伦·猩鬃的关系最好。至于那个帝国贵族,是沙鲁恩伯爵,星界骑士团成员,帝国海军准将,现在在给凯泰海军担任军事顾问。他和已故的前凯泰王国作战局长奥森·黑鳍中将的关系非常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别告诉我说,你连查伦·猩鬃和奥森·黑鳍是谁都忘了吧?”

“……怎么可能啊!我还没到老年痴呆的年纪。不就是在西尾星系战役的死掉的那两位嘛。”

“你确实是忘记了吧?要不然怎么想了至少半分钟?”

余连心想这有什么办法。我砍过的人这么多,怎么可能都记得住呢?

不管怎么说,对于自己的仇家遍布全帝这种事实,余连现在总算是有点现实概念了。

可是,那又怎么样呢?

依然还是那句话,“大丈夫当如是也!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