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农家小福女 > 第2537章 提醒
听书 - 农家小福女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2537章 提醒

农家小福女 | 作者:郁雨竹| 2021-02-24 18:57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白善现在还是个小翰林,虽然每天都能在皇帝面前见到各位大佬,见皇帝的次数比周满还要多,但正因为位置特殊,他也不能开口。

算来算去,发现最合适的还是周满。

不管是位置还是身份上。

不过……

满宝眨眨眼,“许久不见白二了,话说他去候官了没有?”

屋内一静,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最后一起看向白大郎。

白大郎郁闷道:“没有,我以为是你们教他的,怎么,不是你们让他避风头吗?”

今年白家一门双进士很是惹人注目,尤其白二郎还是嫡驸马,更引人注目了。

吏部考试后不知多少人盯着他们家呢,白二郎一直没去候官,他以为是白善和周满教的。

毕竟此时白二一动不如一静,皇帝那里肯定有安排的。

不然兄弟俩都急匆匆的去候官,落在人眼里到底显得急切了些。

而白大郎都候缺半个月了都没候到官位,更是说明了上位者的态度。

显然二弟是要留在京城的,那他就不能再留在京城了,兄弟俩总得有一个出去,这是避嫌。

白大郎的目光落在对面的白善和周满身上,没看白善出仕以后,周满便留在了纯技术部门——太医院和清贵部门——崇文馆。

避开了现在的实权部门之一太医署。

不然白善就得一辈子留在翰林院修书了。

白善郁闷的道:“我是让他过两天再去候缺,但我也没让他到这会儿都不去呀。”

满宝道:“他该不会是忘了吧?”

白老爷着急起来,“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忘记呢?”

他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,天边还有余晖,于是想要去公主府里问问,白大郎连忙拉住他道:“父亲别急,明天再问就是了,这会儿过去说不了几句话就宵禁了。”

白老爷却等不得,他之所以一直等在此处没有回乡,就是想看两个儿子定下官位,这可涉及到他们的前程。

因此他说去就去。

白二郎几乎要忘记此事了,他最近和明达在外面玩得不亦乐乎,要不是他爹上门,他估计还得一段时间才能想起呢。

对着他爹,他有点儿心虚,强自镇定道:“爹,我不急着选官啊,陛下那里都有数呢。对了,大哥今天候到官了吗?”

“没有,”白老爷有些郁闷,他瞥了白二郎一眼,恨铁不成钢道:“就算有公主和陛下,你也不能如此怠慢,这都半个月了,就算静观其变也足够了吧,你明儿赶紧候官去。”

这可是他的一件心事,必须尽快解决了。

“你得好好的选一选,尽量留在京城,要是能进翰林院就更好了。”

“爹你放心吧,我一定进不了翰林院,”白二郎道:“您看我像是能修史书的人吗?”

翰林院主要是修书的,其中最要紧的是修史书。

白老爷想了想,也觉得那样太过误人子弟,于是改口道:“去六部也可以,对了,你算数挺好的,去户部吧。”

有钱,还体面。

白二郎眼睛微亮,也觉得这主意不错,“要是户部还有缺倒是可以试试看。”

而此时,皇帝也在和皇后说白二郎官缺的事儿。

他将脚从木盆里抬起来,让古忠擦干,也不穿鞋,直接就抬上床,和一旁的皇后道:“也不知白二近来在做什么,吏部那边到现在都没收到他候缺的申请,难道他今年不打算候官了?”

他问道:“明达有没有说为什么?”

明达虽然出嫁了,但每个月的初一十五还是要进宫请安的,这是固定的,不固定的是,她隔三差五就会进宫来看帝后。

皇帝认真的想了想,他上次见明达是什么时候来着?

哦,十二天前了。

皇帝微微皱眉,又有了新的问题,“明达是不是许久不进宫了?”

皇后笑道:“她派人进来说了,说是她现在亲自接管皇庄,有许多事情要做呢。”

“这种事自有下面的管事去做,她想种什么吩咐一声下去就是,何必亲力亲为?”

皇后却觉得孩子有事儿做比一直闷在家里要好,不然和出嫁前有什么区别呢?

不过她也没阻拦皇帝对女儿的关心,笑道:“等她再进宫你与她说。”

皇帝哪里说得过明达?

主要是他是必定拗不过她的。

皇帝就迁怒白二郎:“他怎么还不去吏部选官?”

他以险恶用心猜度白二的心思,“难道他想让别人把好官位都占了,只剩下外放的官职,然后他就可以带着我们的明达出去?”

皇后:……

她只能安抚他,“陛下想多了,您看白二像是喜欢吃苦,有志于仕途的人吗?”

白二郎对仕途还真不怎么热衷,虽然嘴上不承认,但当初皇帝选中白二,其中便有他不是为了前程地位而求娶明达。

皇帝哼哼了两声,干脆高声叫来古忠,吩咐道:“明儿一早就让人出宫去公主府,让驸马去吏部选官。”

古忠笑着应下,躬身退下。

第二天白二郎还在睡懒觉,宫里的人就到了。

他木愣愣的起身,半晌才反应过来,扭头去看同样睡眼惺忪的明达。

不得不起身去招待岳父派来的内侍。

送走人,他一脸的不理解,“这么多人,一般选官就要选两个月左右的,这才半个月,急什么?”

选官的时间是长,但谁不是在吏部考试出来就赶紧去吏部填表申请?

白二郎道:“我当时选的是卷一来考。”

最综合的考卷,相当于去哪个部门都可以,虽然成绩很一般,但也合格了不是?

他这会儿终于有点紧张起来,“你说陛下会给我什么官职?”

他从没想过他要完全靠自己的能力选官,在此之前,皇帝不止一次的在家宴中与他明示暗示过,不许他带明达外放。

所以,皇帝肯定早给他安排好了,怎么可能完全照着心意来?

不过他如今的心意也是留在京城。

到了吏部,大家都看向新人白二郎,这可真的是实际意义上的新人啊。

第一次来选官,第一次来提交申请,连招呼他填表的小吏都不由多看了他两眼。

除非遇上别的事,比如重病,守孝等,否则当年通过吏部考试的人,白二郎是第一个其他情况下这么久才来选官的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下午六点见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